niania

熊孩子转眼就4岁啦~

脑海里突然响起了戴佩妮的这首老歌,恋人间的猜忌、克制、纠结、绝望与不舍,和贺唐何其相似。

由此,还想到了一个更令人绝望的梗,记录一下。

正如很多文里假设的那样,唐晶发现自己怀孕了,此时贺涵已追寻罗子君去了深圳,只不过罗子君对贺涵仍是拒绝。唐晶原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消息还是传到了贺涵那里。因为对家庭和孩子的渴望,以及对唐晶的愧疚,并且在周围亲朋好友的劝说下,贺涵再次向唐晶求婚,恳求唐晶留下这个孩子,虽然求婚时贺涵说得话再次伤害了唐晶,贺涵说,我知道你不爱我,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我一定能做一个好爸爸和好丈夫,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你将来爱上别人,我不会拦你,你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

唐晶,出于对贺涵的爱,出于母性,还出于内心还抱有对贺涵能爱自己的幻想,同意留下孩子,并答应了贺涵的求婚,但又出于自尊心,她只能对贺涵刻意的冷淡和保持距离。

贺涵,履行了自己的承诺,本来就惯于照顾人,婚后更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好爸爸,事业上贺唐二人再次联手、所向披靡,同时更加密不可分。可惜这“密”,并不是亲密,而是利益上的密切。

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幸福时光,让贺涵更加明确自己想要过得生活,也更加坚定要一辈子给唐晶和孩子幸福的决心,虽然唐晶的若即若离时常会令他无奈和沮丧,但人到中年的贺涵觉得,爱情已经不重要了,即使唐晶不爱他,但唐晶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这种相敬如宾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至于罗子君只能是他心中的朱砂痣。


就像宿命一般,贺涵觉得他和唐晶扮演了十年的金童玉女,如今唐晶觉得她其实在和贺涵扮演着恩爱夫妻,她并不幸福,她最想要得是贺涵的爱,可她感觉贺涵对她只有敬、怜、愧而没有爱。

本以为日子会这么平淡的过下去,可罗子君回来了,看着贺涵和罗子君间若有似无的情愫,唐晶感觉自己装不下去了,没有办法忍受自己爱着的人虽然整天和自己在一起,可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嫉妒和不甘,或者日渐成熟和大度,使得她向贺涵提出了分手,贺涵当然不肯,唐晶表明她想成全贺涵和罗子君,自己也有了再去追寻爱的勇气和想法,贺涵只好履行诺言,同意放手。

唐晶的放手,让罗子君获得了解脱,她终于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贺涵,贺涵也没忘了当初对罗子君的爱的誓言,两人在唐晶的祝福下,别别扭扭地开始恢复交往,可人事物都不同往昔,贺涵无法再轻松愉快地与罗子君相处,罗子君在贺涵身上看到越来越多唐晶的影子,曾经陈俊生的出轨让她很敏锐地察觉到贺涵其实早已不爱她,甚至从来没有爱过她。

这一次,罗子君勇敢地向贺涵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让贺涵长久以来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内心,正视自己对唐晶的感情,只是事到如今,贺涵还能再一次挽回得了唐晶吗。。。

搬家收拾鞋柜,一数,居然有将近70双鞋,必须扔扔扔啦,60双不能再多了。。。

搬家收拾书橱,正好把《走在人生边上》翻出来了,特此拍照留念~

求诗一行

大家都在求本,我也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捡漏。
求诗一行,要求9成新以上,上下册不全的话,光下册也行。
蔺靖,第一经典的是昔别春风起,已收本,第二经典的就是诗一行啦,现在特别想收。

贺涵“爱上罗子君”是中了什么邪

接上:贺涵所谓的“演一对金童玉女”到底什么鬼



昨天是《我的前半生》开播2个月的日子,本来还以为热潮已过,没想到大家说到贺涵、唐晶、罗子君,还是止不住话匣子,今天是七月半,最近难免有些神神叨叨,昨天说贺涵碰了鬼,今天又说贺涵中了邪,其实主要是我完全不会取标题,一写东西还特别容易“鬼打墙”。


PS:晋江上的《我的前半生之漩涡》更新第十三章啦,“情敌”平儿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之前说到贺涵中了邪一般,认定自己爱罗子君不爱唐晶,这种思想的转变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又是谁灌输给他“爱不是克制,爱是放肆”的呢?


分析之前,先说说我对这部戏的看法吧,毕竟屁股决定脑袋,就观众而言,难免会预设立场,我是因为靳东才知道这部戏,又加上袁泉,才决定看的。


这剧突然开播,不过剧情简介是早就知道,一个女人(罗子君)被丈夫抛弃后,在贵人们(主要是闺蜜及闺蜜的男友)的帮助下,发奋图强,爱情、事业双丰收,海报上“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尽显了一个女人的勇气和洒脱。至于,“抢”闺蜜的(前)男友,不合三观这些,我当时想可能只是噱头;再说,人之间的机缘巧合,不是一段简介说得清道得明。一般来说,不被男一号爱着,还算什么女一号,我作为观众理解并且接受。开播后,从剧情来看,唐晶作为女二号,前半段很好地完成了使命,一路作,为贺涵和罗子君在一起创造了条件,铺平了道路,奠定了良好的民意基础。可后半段,贺涵和罗子君相爱,并没有获得包括我在内的很多观众的理解、支持乃至祝福,是我自己也始料未及的,抢闺蜜未婚夫这种事还真是让人接受不了。


看这部剧的过程其实更像是看悬疑剧,谜题是“唐晶爱贺涵吗?贺涵爱唐晶吗?贺涵为什么爱罗子君?”。我是看到最后一集,唐晶给贺涵留言,才恍然大悟,原来唐晶是深爱贺涵的,另外两个谜题经我分析,贺涵爱唐晶不爱罗子君。为什么唐晶爱贺涵,是我感悟的,而贺涵爱唐晶不爱罗子君,是我分析的呢?就因为唐晶给贺涵的留言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错过了一个多么爱你的人”,所以我就信了;而说谎专业户贺涵说过的话,真真假假,完全不可信,只能靠分析啦。


“鬼打墙”的话又说了一堆,下面言归正传。。。


贺涵在四十不惑的年龄,领悟到了爱的真谛,奋不顾身地“爱上了罗子君”。


在此之前,他和唐晶的那十年,他爱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事业上提携、敲打,生活上体贴、呵护,把唐晶打造成一个耀眼的女神。贺涵后来不承认这是爱,说都是演出来的,其实人生不易,我们有哪个人不在扮演着各种角色,儿女、朋友、同事、亲人、爱人,只不过有些角色是与生俱来,有些角色是自愿选择,有些角色是被迫接受,贺涵选择了唐晶,并相伴十年,甭管是不是演,演的辛不辛苦,只要在做选择时,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是想要与之相伴,那就完全没有必要在十年之后又自我否定。


就我们普通人来看,贺涵已经很努力,做得很好啦,人又帅又有能力,也挺专一,可唐晶并不满意,剧中有数次唐晶和贺涵决定两人关系未来发展的长谈,每次唐晶都先是满脸期待,转而失望,最后无奈或者怨恨,究其原因,大概是她觉得她一直在妥协,很努力地改变自己做到贺涵希望的样子,所以她也同样希望贺涵能为她作出努力和改变,可当她努力到贺涵离开BNT都无损于她在BNT的位置和发展时,贺涵仍不肯妥协。


这个过程中,唐晶进入了三个误区,首先,贺涵教她的,付出自然要求回报,可她和贺涵没有充分、长期、有效的沟通,逐渐偏离了贺涵的预期,为贺涵所做的努力只是“感动了她自己”,并没有感动贺涵;第二,罗子君的血泪教训告诉她,一定要自立、自强,保护好自己,不能再妥协,即使分手也要分得漂亮;第三,她忽视了贺涵十年来对她做的点点滴滴,固执地要求贺涵按照她的想法妥协,可30岁的贺涵都未曾妥协,怎么能奢望40岁的贺涵开始妥协,而且贺涵进入了中年的一个相对舒适区,面对危机四伏的职场,和唐晶的关系本是他最不愿发生改变的,提出同居、求婚都是为了让两人的关系不变并且持久,即使后期“贺涵爱上罗子君”,贺涵的本质其实也并没有变,强势且自我,不管罗子君如何解释、哀求,贺涵就是想和罗子君在一起过真实轻松的日子。


唐晶和贺涵相交十年,因贺涵的用心而开始,因唐晶的妥协而长久,最终因唐晶的强势而分手,但是真正原因其实是双方都不肯妥协,但贺涵、唐晶二人的自尊自负,是绝对不甘愿把分手的原因归咎于自己的,唐晶首先发难,控诉贺涵不爱她,不肯妥协显得太过抽象,所以挑了个最表象的理由,不能为她豁出去一次,贺涵一度是想不通的,充满了挫败感,这十年,贺涵用了他认为爱的方式,努力地来爱唐晶,可换来了唐晶的全盘否定,经过一番思考,他累了、倦了,还是认可了唐晶的观点,毕竟唐晶的感受可能才是最正确最直观的,但贺涵也立即反击唐晶同样的豁不出去,同样的不爱他。


至此,贺涵和唐晶在达成“你不爱我,我不爱你”的共识下,和平分手,而能不能让自己豁得出去,也成了贺涵和唐晶的爱情评判标准。这两人真是幼稚鬼,如果爱不爱这么容易想明白、看清楚,那是不是恐高的人,只要能陪着坐一次过山车,那就绝对是真爱了呀。


这个标准一经设立,罗子君就成为了贺涵身边唯一符合这一标准的女人,(为什么是唯一的女人?爱惜羽毛的贺涵,一直都和别的女人保持距离,要不瞧不上,要不怕有所图,要不怕麻烦,也只有唐晶托付的闺蜜罗子君,能在他身边活动啦),贺涵为了她,放了菲尔的鸽子,几乎是给辰星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这应该是算豁出去了吧;紧接着,罗子君为了帮贺涵,牺牲公司利益,揭发菲尔,导致被解雇,这应该也算是豁的出去了吧。此时的贺涵大概感觉自己何其幸运,才刚搞清楚了什么是爱,就遇到了一个和自己真心相爱的女人,既然爱了,那就应该豁出去做各种事情,一切阻力都无法让他妥协。


与此同时,唐晶却因为生病,发现自己能豁出去向贺涵求婚,证明了自己是爱贺涵的。这两人还真是阴差阳错。


贺涵所谓的“演一对金童玉女”到底什么鬼

大家推荐的贺唐文我都看了看,其中晋江上的贺唐文——《我的前半生之漩涡》,我也强烈推荐,正视过去,不畏将来,才是我想看到的贺唐文,罗子君是绕不过去的,曾经的背叛也无法否认。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大大也设定唐晶有了贺涵的孩子,先不说在中国公开未婚生子的合理性,只是不想让孩子成为贺唐二人复合的决定因素,孩子至多只是个契机,让两人能有接触、重新交往的机会,贺唐破镜重圆关键还是要保持着彼此相爱的勇敢坚定信念。

大大说她无法理解贺涵后面全盘否认他和唐晶的十年是出于什么心理,看不透他对唐晶是什么感情。这正好也是我最不能释怀的,就我主观来看,我既不认为贺涵没爱过唐晶,也不认为贺涵与罗子君彼此相爱过。

如果不是贺涵自己说他和唐晶是在演金童玉女,相信没有人会否认他爱唐晶,贺涵为什么就不能大方承认曾经爱过唐晶,后来淡了、倦了、变了,又爱上了罗子君?而非要说,以前觉得爱唐晶,那是不懂爱,如今他快40了,懂得爱了,他就是爱罗子君,只爱罗子君?与此同时,他还对之前的自己进行了全面否定,妄自菲薄,这其实是比较典型的进入中年危机的表现,内心矛盾重重,焦虑、紧张、自卑。


剧一开头,贺涵就面临了事业的瓶颈期,他拿着手中的客户资源要求更高的分红被拒,迫不得已离开了多年耕耘的BNT,以卡曼为筹码进辰星,又因唐晶的缘故,事业面临重创,逐渐被辰星边缘化。

细想一下,贺涵离开BNT,还有一层原因,以唐晶的工作能力、敬业态度和剧中所展现的BNT对她的器重,唐晶取代贺涵是符合公司利益和前景规划的,贺涵既无法面对自己被取代,也不愿意与唐晶争,所以他选择离开。最令人遗憾的是,贺涵试图和唐晶组建家庭,希望通过回归家庭来调整生理和心理的不平衡,并且将两人的关系加以稳固,可惜唐晶拒绝了他,以“他不爱她”为由,贺涵此时是遭受了感情和事业的双重打击,从而对自己的前半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怀疑,自尊又自暴自弃地觉得“唐晶不爱我,我也不爱唐晶,工作也没意思,还不如去打渔”。

还有个细节,在辰星,每一次陈俊生去办公室找贺涵,贺涵都没有在着手具体的工作,既没在翻阅书面文件资料,也没在电脑上处理工作,更没有与下属交代工作或者跟客户会面、联系,只是低着头拿着笔在记事簿上涂涂写写,虽然可能是电视剧没把他其他工作状态拍出来,可呈现出的贺涵的这种“不忙”真是和其他人的“忙”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其他人都在忙工作忙生活时,他管不了唐晶,转而开始调教低阶的罗子君,从而找到存在感、成就感和满足感。

贺涵用“真实和轻松”概括他与罗子君的交往,这是很多现代人所追求的爱情模式,往俗里说,两人能无话不谈,能当面挖鼻屎、抠脚丫,往深层次说,是两人能达到灵魂上的沟通和相契(就这点来说贺涵和唐晶是失败案例,两人如拔河一般,一直在努力,可惜是朝相反的方向,越势均力敌就越无法靠近)。可“真实和轻松”也仅仅是一种爱情模式,并不就等同于爱情,朋友之间、亲人之间、师生之间、同事之间,任何一种关系都能“真实和轻松”,只是恰好罗子君身上的某种特质能让贺涵、唐晶这类人感到真实和轻松吧,曾经贺涵不也不理解唐晶为何与罗子君交好多年吗,为何唐晶和罗子君在一起感觉真实轻松就是友谊,贺涵和罗子君在一起感觉真实轻松就一定是爱情呢,难道男人和女人间就不存在纯洁的友谊。
 
大概贺涵就是认为男女没有纯洁的友谊的那种人,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友谊这种概念,有的只是利益交换,身边出现的人大都是生意来往对象,与老友如老卓也是明算账,因为他对罗子君无所图,所以他在判断对罗子君的感情时,直接跳过了友情,直达爱情,毕竟罗子君对他来说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但是进入中年危机的贺涵还无法理解,他其实也是需要朋友的。


老卓曾经问过贺涵有没有和罗子君上过床,贺涵很自豪地说,没有,似乎帕拉图式的,跳脱男女生理欲望的爱情,才更高尚更纯粹,可没想过和没敢做、没机会做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连想都没想过,那比较可能只是纯洁的友情。

贺涵应该也经历过对“爱”罗子君感到困惑的阶段,或者觉得从爱唐晶改为爱罗子君不合理,为此,在潜意识里,他给自己找了一个解释,唐晶说的对,他对唐晶那不是爱,现在对罗子君的这种情感状态才是爱,而且有个重要事例作为佐证:他翘班带平儿去杭州。可在我看来,他当时更多是因为自己童年的不幸和遗憾才为平儿做的这些,并不是为了罗子君或者只为了罗子君。而如果非要以牺牲多少来表明他爱的程度,那唐晶明显要高于罗子君,贺涵只是为了罗子君怠慢了一个PM,可贺涵是为了唐晶放弃了卡曼,离开了辰星,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不过,贺涵又确实为了罗子君放弃了唐晶,那不就说明贺涵更爱罗子君?

贺涵在找唐晶摊牌前,唐晶已经表现出了对婚姻的犹疑,并且明确表达了对日常家庭生活的不耐烦和对当前培训工作的不满,对于贺涵来说,唐晶是应该像太阳一样充满工作和生活热情的,而不应该囿于家庭琐事,做着一些毫无挑战性的培训工作,况且,此时他认定唐晶并不爱自己,他也总是无法做到让唐晶满意,所以他认为唐晶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家庭而牺牲更为重要的事业,不如就由他来任性一次,以全新的自我、全新的方式去爱罗子君,成全三个人。

仔细回顾贺涵与唐晶摊牌那一段,贺涵恼羞成怒地跑去唐晶家兴师问罪,然后向唐晶摊牌,贺涵的神情是平静的,在面对唐晶的质问和发泄时,甚至没有任何因愧疚而产生的瑟缩之感,这可能源于他的高智商高情商,对情绪、表情、肢体各方面的掌控,但是更有可能,他对唐晶并无愧疚。首先,对罗子君的帮助,是有唐晶拜托在先的,他自觉并无越轨行为,其二,对罗子君的个人感情,此时在他看来真诚纯洁,其三,他自信凭他对唐晶的了解,他对唐晶只需要说服加施压,唐晶就会完全放下,不会受到半分伤害和影响。


就因为贺涵的自以为是,完全错估了唐晶对自己的爱,低估了他和罗子君在一起对唐晶的伤害,有可能他还自顾自怜地觉得,唐晶对罗子君的好百倍于唐晶对他,唐晶在乎罗子君也远胜于在乎他,他因罗子君而悔婚,并不会影响唐晶和罗子君的友情,唐晶会排斥其他女人,但绝不会反感罗子君,甚至有可能他还天真的以为,他们三人以后还能不受影响在一起吃饭聊天,毕竟看贺涵之后对唐晶的态度,他并没打算因为悔婚就和唐晶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当唐晶悲愤地说,她能接受任何一个女人夺走贺涵,唯独不能是罗子君,贺涵是震惊的,此时他大概才意识到把事情搞砸了。特别是唐晶选择离开BNT进到辰星,当唐晶决绝地从他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贺涵应该有所觉悟。

从贺涵的表现来看,相较于贺涵对唐晶的爱,贺涵对罗子君的“爱”自私的多,毕竟他对两人的定位是真实和轻松,他甚至没有试图隐瞒自己的自私,他明确表达过帮罗子君是完全出自于自己的私心,并不会顾忌罗子君的感受,因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罗子君告白,罗子君最为珍贵的友情,被他毁了,罗子君趋于平静的生活,也被他毁了。

爱一个人,应当是让对方过得更好,同时自己也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而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可此时的贺涵只不过是深陷中年危机,执拗地想抓住点什么,罗子君是个在他看来可控又有趣、宜家宜居,还有个可爱的儿子,这很可能不是爱;此外,贺涵不止一次地说罗子君越来越像唐晶了,按照贺涵之前的理论,外遇的对象往往是和“原配”完全不同的人,贺涵没有在罗子君还是个美艳动人、单纯乖张的全职太太时爱上她,而是在罗子君趋向于唐晶时爱上她,我有理由怀疑贺涵到底爱的是罗子君,还是另一个唐晶。

至于罗子君对贺涵的爱,就不说事实上罗子君选择了唐晶放弃了贺涵,鉴于罗子君之前的本意是在拒绝贺涵,所以她的话不能完全参考,数段内心独白也只是多于表现她贪恋贺涵对她的照顾和提携,可最后一次罗子君在家门口对贺涵深情告白与告别,应该说的是心里话,话的大意是,贺涵既优秀又对她好,所以爱贺涵是很自然,可是因为唐晶,她不能接受这份爱,同时悲观地预判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像贺涵这样的人爱她,她也不会爱上其他人啦,换句话来说,如果罗子君能遇到一个和贺涵一样优秀或者更优秀,同时又对她好的人,罗子君是能又爱上的,想必这份感情对于罗子君来说并不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取代性。从小的家庭教育对罗子君必然留下深刻的烙印,即使她不会像薛甄珠一样寡廉鲜耻、功利市侩,可她一年之内能果断了结与陈俊生的爱恨情仇,又能在短时间内接受老金并迅速抽离,还能与贺涵日久生情,这足以说明罗子君对待感情的态度是务实和开放的,没有唐晶那种完美主义者的心理作祟,唐晶能拒绝李睿,那罗子君能拒绝“李睿”吗?大概也正是基于唐晶对罗子君的这点认识,唐晶最后给贺涵的留言才会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错过了一个多么爱你的人”。

求文

有没有续写我的前半生,贺唐能破镜重圆的文?正视贺涵曾经认为自己爱上罗子君因而悔婚,唐晶和罗子君的友谊也不复从前,时光不会倒转,贺涵唐晶在彼此伤害后,还能勇敢地在一起。

非典型街拍~

找好角度,期待窈窕淑女,不想等来一位清洁大妈,顿时觉得我还是喜欢这种接地气的画面